从引领者到追随者,库克带不动苹果创新

原标题:从引领者到追随者,库克带不动苹果创新

文 | 连线Insight,作者 | 向阳,编辑 | 水笙

北京时间6月23日凌晨1点,旧金山,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2020如期举行。

牛金所由于疫情在全美的蔓延,苹果的开发者和爱好者不用再驱车前往“朝圣地”,而是齐聚线上。第一次尝试线上的WWDC,也成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WWDC发布会。

牛金所十年以前,乔布斯创造了股票配资美学,苹果的发布会文化风靡中国互联网,让人们为之惊叹。

随着新CEO库克的接任,苹果衰败论开始盛行,iPhone 销量陷入瓶颈,疫情冲击下开始一阵闭店潮。在这种情况下,这场精心准备的开发者大会,担负着重获外界信心的使命。

苹果精心准备了这场大会,提前录制的发布会视频,画面清晰度和调色风格颇具“电影感”,库克和多位高管的演讲视频配以动画演示,镜头切换时流畅自然,各处细节都让人倍感高规格。有观众感叹,曾经的苹果发布会又回来了。

发布会视频截图

牛金所从披露的信息来看,iOS 14、iPadOS 14、AirPods进行了更新,苹果Mac将采用自研芯片、告别英特尔,软硬件更新的核心内容要点让人目不暇接。

不过,中国消费者可能会倍感“熟悉”,更新内容创新高的iOS 14,小组件界面变化极大,人们看到了安卓的影子。增加的App Clip功能,是中国用户早已习惯的小程序和扫码支付。功能更多的iMessage,让人联想到微信等聊天软件。

可以说,此次的大会依然没有惊喜,曾经被无数簇拥者捧上神坛的苹果,创新不再,在手机领域,它从引领者变成了追随者。

先驱者苹果,最终活成了跟随者

库克从2019年春天的苹果发布会开始,大胆地让硬件给软件让路,这次也不例外。发布会着重笔墨描写了软件更新,其中iOS 14是更新内容最多的一个,但让人提不起兴趣,因为这些内容中国观众早就见过了。

牛金所苹果的安卓化,可能要从此开始。iOS 14的更新改变了主页的显示方式。在小组件被重新设计后,能以不同尺寸放入主屏幕。组件之间支持智能叠放,同一界面可以显示多个组件。这一小组件的更新,让人马上联想到安卓的桌面小部件Widget。

牛金所除此之外,iOS 14更新后,App Library整理应用的功能,更像是安卓的应用程序抽屉,后者曾被安卓用户称之为最被低估的功能之一。

发布会视频截图

牛金所画中画功能的添加,让用户在使用其它软件时,也可以浮窗观看视频。如果浮窗对于当前页面内容有所遮挡,用户还能将浮窗暂时缩小至看不见,但音频仍旧继续播放。

来电弹窗的新增,让用户在使用一些App 时不会因为突然的来电而中止,只会在屏幕上方弹出一个卡片。

诸多新功能,都是安卓用户早已使用过的。

更新了这些功能后,模糊了苹果和安卓的边界,少了点苹果的特色,但更利于安卓阵营的用户重新选择。

要知道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,不少用户离开苹果投入安卓阵营。

2018年底,美国投资银行马克西姆集团(Maxim Group)的一项调查指出,苹果正在面临iPhone产品保留率下降的问题,安装用户的流失率从5%上升到了9%。

而在重要的中国市场,这一人群还要扩大。据Quest Mobile,2019年上半年,约46%的iOS用户在换机时选择投入安卓阵营,这一数字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.8%。

复制完安卓功能后,iOS 14新推出的App Clips功能又类似于流行已久的小程序。

App Clips,可以让用户无需下载软件就能租车、买咖啡等,功能可以在苹果地图等应用内开启,也可以通过使用NFC和扫描自己的二维码启动。这意味着,苹果不仅做了小程序,还效仿支付和微信做了扫码支付。

牛金所从前总是比竞争对手更加具有创新性的苹果,最终却成为了跟随者。

苹果的迫切感

牛金所苹果不能再跑得更慢了。库克在现场正式宣布,Mac架构要从英特尔过渡到自己的ARM芯片。

牛金所库克说,这是 "Mac历史性的一天",“Mac向前迈进了一大步,我们正在迎来Mac自己的苹果芯片的日子”。最终,苹果抛弃了英特尔这个拖慢其脚步的合作伙伴。

这是苹果公司第二次更换电脑的芯片架构。第一次是在1990年代中期,苹果从摩托罗拉的68000处理器换成IBM与摩托罗拉联合开发的PowerPC处理器。

牛金所与英特尔在Mac上的合作始于2005年,乔布斯宣布在接下来的一年中,每一款苹果的MAC产品都会从正在使用的PowerPC转向英特尔处理器。理由是苹果需要更快的处理器,它想要的是拥有有前景的发展路线图的处理器。

如今,苹果弃用英特尔芯片的理由也是一样。英特尔在发展上遇到了一些困难,新的工艺节点一直在延后,在性能上远不及其它竞争对手,而Mac深受散热和能耗困扰,苹果必须想办法改变。

苹果自研芯片已经超过10年。苹果芯片领域的研发主管Johny Srouji提到,随着iPhone和iPad处理器的性能在过去十年增长了超过100倍,这些芯片的性能已经足以与市场上个人电脑(PC)的芯片匹敌。

发布会视频截图

由于新的英特尔驱动的Mac还在酝酿中,所以苹果目前还没有完全转向基于ARM的Mac。至于第一款使用苹果ARM芯片的 Mac,库克表示,在2020年底我们就会见到它了。

牛金所Johny Srouji认为,Mac转向自研处理器后,笔电性能将达到新的水平,功耗也将大大降低。天风国际研究与策略部副总监郭明錤曾在研报中指出,采用苹果自研芯片的Mac的效能将较英特尔版本的Mac提高50%-100%。

牛金所除了性能上的提升,使用自研芯片后,苹果可以自主控制产品推出时间,不需要配合合作厂商的节奏,偶尔出现被迫推迟的情况。

让人担心的是,推出之时苹果需要让足够多的开发者融入新的生态。开发者不仅需要时间,也需要克服诸多困难。开发者将已有的软件转移到新MAC上,适配ARM平台,需要经历复杂的工作。

牛金所苹果推出了一款特别版的Mac mini,搭载了与2020款iPad Pro相同的A12Z芯片,并预装了macOS Big Sur的beta测试版系统,提供给开发者准备应用。

苹果准备花费两年的时间将平台逐渐由英特尔转向自研芯片平台。这也代表阵痛期将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。

库克带不动苹果创新

牛金所发布会的末尾,库克说,2020年对于苹果来说是飞跃的一年。这场发布会处处都是惊喜,苹果从未停止创新的脚步。

牛金所但部分用户可能并不买账,多年以来,人们都将苹果手机不再具有创新性,归咎于库克。

牛金所其实在乔布斯去世、库克接任之时,就不乏“没有乔布斯就没有创新”的唱衰之声。一个硅谷著名投资人曾对《财富》杂志说:“苹果需要的是才华横溢的产品经理,而不是像库克这样把活儿干完就行的人。”

牛金所这样的情况,在库克接手苹果近十年后依然没有改变,iPhone和iPad等主产品的变化较少,苹果再也没有生产出跨时代的新产品。尽管苹果的市值和营收相比以前都有了显著的提升,也不能改变人们对其创新能力的失望。

库克确实和乔布斯不一样,这导致过去今年苹果的发展轨迹也有了巨大的偏差。

乔布斯是一个伟大的产品经理,库克可能是一个更加合格的商人,虽然没有了过去的创新力,但苹果依然能赚钱,依然能登上全球市值第一的位置。

牛金所这次发布会后,苹果股价大涨9.15美元,涨幅达到2.62%,报收于358.87美元的历史高点,市值达到创纪录的1.56万亿美元,依然是在第一的位置。

库克,发布会视频截图

乔布斯时代的苹果以专注著称,当时乔布斯接管苹果后,将产品线砍到只剩下4种类型的产品,往后数年也专心打磨细节,对于产品拓展十分谨慎。

而库克时代的苹果在产品上不断拓展,如今可穿戴业务囊括苹果的手表、耳机、家用硬件等诸多产品。服务业务也成为库克的发力点。2019年,苹果连续推出了流媒体、游戏、配资公司 等多项付费订阅,也成为首家自制影视内容的手机厂商。

乔布斯一次也没有到过中国,但这块市场却是库克看重的,他三番两次来到中国,甚至还接受了不少媒体的采访。在库克的一番布局下,苹果中国区的销售额有了很大的跃升。

牛金所2020年4月起,苹果通过降价的方式拉动中国市场销量。中国各大线上销售平台掀起iPhone11系列降价潮。在京东上,苹果自营店通过优惠券的方式,变相给iPhone11降价500元。这一降价潮也持续到了这次618活动。

牛金所告别过去的高价定位,库克的低价策略已经持续已久。4月17日发售了iPhone SE,这是iPhone历史上第二次推出低价手机。苹果上一次发布iPhone SE是在2016年3月底,发布时间在iPhone 6S系列之后。

低价策略简单有效,苹果在中低端手机市场打下一片江山。

牛金所预计在未来,苹果依然会多方出击,努力保持销量的提升,但它也早已告别创新时代。其他的手机厂商在创新上,脚步甚至更快于它。当苹果越来越平庸,“苹果教”粉丝还会那么狂热吗?

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大家都在看
推荐阅读
今日搜狐热点
6秒后
今日推荐